林志昭看着眼前广阔的河面,心中极其的苦恼,他这一次的任务算是三人之中最难的一个,可这是抽签来的,他也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“师叔,帮帮我吧”

    “怎么帮,把你扔到河里去?”

    徐海涛苦笑一声,他也没想到,林志昭这一次算是遇到难事了,因为他要解决的是一个水鬼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溺死于水里作祟的水鬼,这条河是当地最大的一条河了,河面宽百米,有上百里的长度,是长江的一个支流,微不足道的那种。

    可对林志昭来说,却是一条天埑一样,原因很简单,他怕水,对水有很深的恐惧感,其原因在于他小时候下河游泳差点淹死,所以就有很大的心理阴影了,就算是膝盖深的小河他都怕,更别说是这样一条大河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只水鬼却不得不除,因为他害了多条人命了,民间有所传言,自杀溺死之人是不能去投胎的,会日日重复死时的痛苦,想要投胎,就得寻找替身,死一个,投胎一个。

    这条河每年都要淹死好几个人,所以当地人早就知道这条河里有水鬼了,当地的人们千叮咛万嘱咐,让人不要下水游泳,可每年依旧是有人不听,所以每年都有人出事。

    今年的夏日快到了,所以当地人再也不能忍受了,就找来人解决这个水鬼,可谁知道来的人会怕水呢?

    “师叔,别开玩笑了,你把我扔下去了,我就成水鬼了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然放弃算了?想来你师父应该不会强求”

    “不行”

    想都没想,林志昭拒绝了,第一次出任务,玩实战就放弃了,他师父会怎么看,不会是想要退货吧,这可不行,他不答应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样,要不然找个游泳教练先学几天?反正你师父也没有规定时间,现在天气不热,还不到出事的时候”

    “还是不行”

    林志昭回答道,他们三个人感情很好,可那也是有竞争的,这一次三个人接任务,暗中也有比拼的意思,看谁做得好做得快。

    他要是还重新去学游泳,不说能不能学会的问题,时间就要花费很多,要是林志操他们都完成了,就他一个人还在磨蹭,那师父又得怎么看。

    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小子,你贪心了啊”

    “师叔,指点一下吧,林志昭感激不尽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指点不指点的问题,而是你怕水,那就什么都没得玩啊,入水是第一位的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知道,可是这····师叔,有不下水的办法吗”

    “呵呵····”

    徐海涛无语的回答道,不下水的办法当然是有,可是不能说啊,说了就是作弊了,你师父会生气的。

    “师叔····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问我,还不如问一问这河边的渔民吧,想必他们更有办法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假的,爱信不信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去问了”

    林志昭回答道,没办法的办法,就只有如此了,他来这边已经一天多了,可他看了这河面就犯怵,脑子一片浆糊,根本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   林志昭是当地村民请来的除魔大师,他要问什么,自然是会有人尽心尽力的回答,林志昭也没晕了头,把真相告诉他们,只是问他们,如果水底下有东西,不用下水,怎么把东西弄出来。

    那些渔民不知所以,就纷纷按照自己的见解来回答,什么撒渔网,钓鱼之类的,有什么说什么。

    林志昭这才慢慢的有了思路,对啊,我不能下水,还不能把你钓起来吗,跟钓鱼一样,别人钓鱼,他就来钓水鬼。

    可是如何钓水鬼呢,这就是一个问题了,林志昭再一次把主意打到了徐海涛身上,经过林志昭的软磨硬泡,徐海涛没办法,只好给点暗示了。

    徐海涛想到那刘金洋喜欢讲故事,那就学他的,也思索出了几个故事来,讲给那林志昭听,林志昭悟性不低,很快就意会了,顿时大喜。

    既然要钓水鬼,那么就得有鱼饵,关键的就是这个鱼饵,没有鱼饵,那水鬼怎么会上当呢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鱼饵并不简单,可不是钓鱼那么简单,挖个蚯蚓什么的就行了,要的就是对水鬼有诱惑力。

    林志昭从徐海涛的故事之中已经得知,水鬼每日都会重复一次死亡时的痛苦,日夜煎熬,尤其是子时的时候,阴气最浓,是水鬼煎熬最痛苦的时候,当然这时候他的怨气最大,实力也最强。

    不过林志昭没得选,只能选这个时候,因为煎熬最为痛苦,那水鬼的理智也就是最低的时候,比白天更为容易上当。

    林志昭让人砍了一棵桃树,桃树属于阳木的一种,阳气旺盛,又让人找来木匠的墨斗线,制成鱼线,鱼钩倒是普通的鱼钩,可是却让林志昭在太阳底下暴晒了一整天,而且他还念了一天的经文进行加持。

    鱼竿就这样做好了,剩下的就是鱼饵了,林志昭让人找了一个小孩的雕塑来,将雕塑挂在鱼钩上面。

    雕塑上面是空的,里面更是有许多玄机,他让渔民集中了七八个十五六岁的儿童,取其童子血,制成了画符的墨水,在雕塑上刻画符咒,最后还取了鸡血灌入其中,破口处以符篆封住,如此鱼饵制成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林志昭让人安排了一条船,他和徐海涛坐在船上,将鱼竿放下,在船上,不仅布置了法坛,关键还有一个录音机,一直在播放着孩童在水中戏水嬉戏的声音,就这样一直播放着。

    做好了这一些,两人就盘腿坐在甲板上,也不交流,就那样坐着,一直在等。

    子时一到,河面上的阴气进入了一天之中最为旺盛的时刻,河水滔滔,不时有鱼儿跃出水面,溅起的水波,波光粼粼,好一派田园风光,只可惜林志昭根本无心去欣赏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

    不知道何时,水面动了,水花四溅,鱼线立马绷直了,林志昭一下子从甲板上跳了起来,伸手去抓鱼竿,想要把那水鬼钓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他失算了,他没想到那水鬼在水里力大无穷,他不仅没有把水鬼钓起来,反倒是差点被水鬼扯下水去,这让林志昭生出了一身冷汗,这要是下去了,今晚他就交代了。

    林志昭摸了摸腰间的铁链,暗松一口气,幸好,他胆子小,早早的准备把自己固定在船上,甚至还用了铁链,要不然刚才那一下,他就得下水去了。

    “师叔,帮忙啊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死呢,下水再说”

    徐海涛猛翻白眼,这林志昭看起来人高马大,可胆子跟老鼠一样,还没开始斗法呢,就咋咋呼呼的。

    林志昭也是翻白眼,他都快给扯下去了好吗,现在连船都被那水鬼带着跑了,万一故意撞到礁石上,那可就是船毁人亡啊。

    可林志昭没管那么多了,他此时根本没力气说话了,心意的跟那水鬼斗了起来,林志昭没钓过鱼,可他知道,那些钓鱼爱好者但凡钓大鱼的时候,都不是那么轻易能把鱼弄上来的,都要斗一场,熬到鱼没力气了为止,他现在就是这么一个过程。

    林志昭仗着自己身上的铁链和船体连在一起,只要不松手就不会被扯下去,和那水鬼死斗力气来,不管怎么样都不愿意撒手,一会儿的时间就气喘吁吁,大汗淋漓了。

    徐海涛在一边也不是完不帮忙,他开船了,用机器的力气帮林志昭,这也不算违规,毕竟这活随便找一个渔民来都是一样的,这让林志昭的压力大减。

    比拼力气是一个技术活,也是一个力气活,需要的时间很长,一时半会分不出胜负来,一人一鬼僵持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砰,砰”

    可是没多久,这渔船就遭到了很多鱼群的攻击,是的,鱼群,很大很大的鱼组成的鱼群,那些鱼不要命的撞击渔船,在水里泛起一道道的血花,可依旧是悍不畏死,不断的冲击。

    “血流漂杵,血越多,鱼群越疯狂,煞气凝聚,那水鬼在增强自己的实力了”

    “师叔,怎么办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有什么后手使出来”

    “好吧,师叔,把船头那几个西瓜砸出来,打破了砸”

    “哼哼”

    徐海涛笑了笑,他就知道,这林志昭还有一点小聪明的,这家伙很怕死,估摸着有一点后手,没想到还真有。

    徐海涛踢破了一个西瓜,发现里面装的是生石灰,不禁眼睛亮了起来,这家伙脑袋瓜还是很好用的嘛。

    徐海涛把西瓜都扔下去了,很快,生石灰在水里发生化学反应,都差快把这一篇是水给煮熟了,四周的鱼群纷纷暴毙,飘了一片白花花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突然,林志昭一屁股坐在地上,举着钓鱼竿眼神都茫然了,怎么回事,鱼竿没断啊。

    “水鬼放手吧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办”

    “逼他出来”

    “怎么逼啊,师叔”

    “想让我帮忙吗”

    “师叔愿意吗”

    “当然”

    “求师叔出手相救”

    “嘿嘿,到时候你别怪我就是了”

    “什么”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林志昭还没反应过来,徐海涛就一脚把他踢到了水里面了,林志昭大惊失色,在水里不断的扑通,好不容易才抓住了船边,可徐海涛却不让他上来。天才一秒记住三五第一小说网幸运快三 www.ctssj.com